楼梯踏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楼梯踏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资讯生活张学良送蒋回南京途中发生的事

发布时间:2019-05-17 23:26:00 阅读: 来源:楼梯踏板厂家
1936年的圣诞节午后,少帅把我带进密室,问我能否在十分钟内准备好飞机离开西安,我说可以。

到了机场,我发现这里已经有少帅的四支队伍在警戒,他们全都脸朝外,枪上装好刺刀,子弹上了膛。汽车在飞机旁一停,我就立刻跳下车。此时,我注意到机场一角,有一大群学生手举闪闪发光的横幅大标语,旁边还有一支管乐队,他们操着锃亮的乐器站在那里。

少帅的三辆小车全速驶向飞机,随后我听到了拐弯时轮胎那又长又尖的刹车声。学生们看到小车到了飞机跟前,纷纷向前拥去。少帅从第一辆车下来,命令士兵把学生往后推。少帅钻进机舱,坐在我旁边的副驾驶座位上,稍后我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她带着美国腔说:“准备好了吗?”

我转过身去,看见了一位迄今为止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中国女人。这位女士当时坐在机舱左手的前排,她便是蒋介石夫人。“好了。”我回答说,“随时可以起飞。”

“好。”夫人低声说,“离开这里!我们快走吧!”

“各位准备好了吗?”我问。

“好了,准备好了!”夫人不耐烦地说,“全都准备好了。”

起飞五分钟后,少帅转向我,他的脸绷得很紧,很严肃的样子,他向我指指身后。我回头一看,大吃一惊,我发现了总司令瘦长的身影。只见他双目紧闭,脸色憔悴,躺在机舱唯一的长沙发上。我冲少帅笑了笑。

“飞洛阳。”少帅说。半小时之后,我在潼关城外那纵横交错的战壕上空盘旋。我们穿过了下面布控的几道战线,将写有和解内容的信件投下去。少帅这时看起来真是一身轻松,而且也不那么硬撑着了,开始有了困意。我时不时地回头看看机舱里的情况:夫人望着窗外,脸上带着快乐的微笑,端纳一个人咯咯咯地笑着,宋子文大部分时间都在闭目养神,偶尔看两眼报纸。总司令仍然睡着。到达洛阳时天刚刚擦黑,少帅让我在空中先盘旋一两圈,好让下面的人知道我们要降落。

“没有人发电文说我们要来?”我奇怪地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他回答说,“西安那边没有多少人知道我们离开,我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们来。”飞机一降落,那狭小的满是沙子的机场上到处都是向我们跑来的学生和士兵。看见夫人走出舱门,他们便在扬起的尘土中停下来,全都注视着她。她的双脚刚着地,他们立即敬礼,其中的两名军官上前去搀扶她。少帅跟在夫人后面,他刚刚踏上地面,四名士兵就拿枪对准他。

“要杀了他吗?”其中一位士兵问。

“不!”夫人断然回答说。

夫人伸出胳膊揽住了少帅的腰,少帅也伸出胳膊揽住了她。

总司令被人搀扶着下了飞机,脚一落地,前来问候的人欣喜若狂,他们把帽子抛向空中。

第二天早上,总司令、夫人和端纳乘坐几架头天夜里就飞抵洛阳的容克飞机继续飞往南京。数小时后,由护航飞机护航,我们的波音机随后,机上坐着少帅和宋子文。

一场从蒙古刮来的沙尘暴,给少帅提供了一个可能会改变他命运的契机。中国人开的护航飞机被波音飞机甩下一大截,不久便消失在汹涌翻滚的黄云里。此时,少帅完全可以命令我飞到中国任何一个地方,然而他没这样,仍决定继续飞往南京。(加我爱故事网微信:aigushi360 分享精彩好故事文章)

我们到达了一个军用机场。那里群情激昂,人声鼎沸,场面太乱了,我不得不把飞机停在跑道中间,让机上的人下来。紧接着,一大群士兵马上用自己的身体为少帅开了一条通道。

“现在要多加小心!”当他爬出机舱时,我提醒了他一句。“也许你不在乎有人想打死你,但也有其他一些人想让你和我们在一起,不要作任何冒险!”

他转过身子,掉泪了,这是我看到他头一回掉眼泪。他用双手紧紧握住了我的手。

“谢谢你!”他说,“非常非常感谢!现在我们就此道别,无论我发生什么事,你都要好好照顾自己。也许我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

他迈开几步,又走回来,再一次默默地握了握我的手。

我目送着少帅。他身着黑色制服,头戴黑色的筒形帽子,高昂着头,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。 (摘自《我为中国飞行——蒋介石、张学良私人飞行员自述》伦纳德著 刘万勇 译 昆仑出版社出版)

连锁酒店名次

java学习

网页前端框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