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梯踏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楼梯踏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沙之梦散文在线

发布时间:2019-06-25 15:05:01 阅读: 来源:楼梯踏板厂家

【导读】:随着沙暴,从各方来到我身边的伙伴高兴的告诉我,它们那里也一样。修筑起了世界上第一条最长的沙漠公路,两边种植的红柳,建起了穿越沙漠的绿色长廊,清澈的水滴,滴滴哒哒地滋润着这些小苗。 

  不知何时,我就来到这个世界上,不见飞禽走兽,不闻人间烟火,不识青草树木。只有日出、日落,日落、日出。  有时,不知来自那里的力量,把我和伙伴们成群结队的发疯似地狂舞起来,漫无目的在空中翻飞移动。  刹那间,一个晴朗的天空,黄烟横飞、遮天蔽日,真是不可一世,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我们,被拖弄得筋疲力尽后跌落下来。只有鬼才知道,我们又到了哪里。周围依旧高低不平,黄黄的一个世界,丝毫没有改变。  有时,我们静静的躺着,没有一丝风,火辣辣的太阳,仿佛要把他的身体里积存的能量在瞬间倾泄在大地上,要把世间一切溶尽似的喷射着无形的火舌。我们身体欲爆,可老天吝啬的不给一口水喝。不、哪怕只有一滴  有时,四周的空气好似凝固一般,温度骤降,我们冻得瑟瑟发抖,相互紧紧地抱在一起,缩成一团。就连往日巨大的黄丘也收紧了筋骨,显得瘦小多了。  一阵叮叮当当悦耳的铃声带来了一队骑在双峰动物背上的红衣人,打眼,放炮。又带来了许多庞然大物,他们要撑起一个天架,在我们躺着的地方打一眼深深的井。  又是哪种魔力把我们狂舞了起来。慌不择路的我和同伴们直往哪红衣服里钻,有的失去控制不能自我。重重地打他们的身上、脸上,噼噼啪啪掉下来,又被舞起来。  这些沙子打在脸上真疼  听罢,我高兴得喊起来,沙子、他们叫我沙子。我欢喜若狂,我有名字啦..我的名字叫沙子,我有名字啦  不知过了多久,这魔力似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想把他们赶走、淹没。却未能得逞,泄气般地慢慢平息下来。但依旧是满目昏黄。  该死的沙尘暴  沙尘暴,多么可怕的名字。  -----是它把我身边无数的伙伴淹没、狂移。  ------是它将我们无数次的撕裂、狂抛。  ------是它在这里称魔霸道、狂凶  我还没有回过神来,便掉了下来。原来是他们在抖衣服。  谢谢你们,穿红衣的人们,是你们让我躲过一劫。  我暗暗的庆幸,一抬头,啊天架已屹立在沙海之中。  他们的到来,茫茫沙海不在沉寂、有了机器轰鸣。他们的到来,茫茫沙海里有了欢歌笑语、惊天动地。他们的到来,茫茫沙海里多了万般生机、春意浓浓。  面对无数次沙尘暴猛烈无情的抽打,烈日的烘烤、寒风的刺骨。他们没有屈服,没有停滞不前。而是顽强拼搏,在天架的作用下,一眼深井完成。黑色的液体似脱缰野马从地下狂奔而出。  他们欢呼、拥抱、狂喊,出油了、成功了、胜利了。他们欢喜若狂,跳起欢快地舞蹈,嘹亮地歌声《我为祖国献石油》。响彻沙漠,冲出云霄。  随着沙暴,从各方来到我身边的伙伴高兴的告诉我,它们那里也一样。修筑起了世界上第一条最长的沙漠公路,两边种植的红柳,建起了穿越沙漠的绿色长廊,清澈的水滴,滴滴哒哒地滋润着这些小苗。沙漠的腹地创建了一片绿洲,盖起了高楼大厦,实现了沙漠中海市蜃楼美丽神话,  啊!是他们,穿红衣佩戴宝石花的石油人塔里木人。是他们让这死亡之海沸腾了。昔日荒凉的沙漠,成了油气的海洋。  滚滚油气出西海,条条管线忙传输。  我多想,什么时候也变成黑色的石油载着他们的荣誉,去畅游大海,翱翔蓝天。我更想,什么时候也穿上红衣服佩戴宝石花成为塔里木人,和他们一样,不怕狂风沙打,不惧烈日炎炎,豪游大漠,胜似闲庭信步,也为祖国献石油。    曹巍璋  2010.03.15

责任编辑可儿】 

  赞

施工资质怎么办

合肥建筑资质代办

鄂州企业资质

办施工企业资质